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傳真:0851-85895987
搜 索
中新網貴州新聞正文
貴州:深水突圍迎小康
發表時間: 2019年11月12日 18:10 稿件來源:中國教育報
36.8K

  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新中國成立70年來,貴州教育事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大變化。貴州各地各部門把教育扶貧作為重大政治任務,圍繞“兩不愁三保障”目標要求,舉全省之力發展教育,辦大教育。近些年,全省財政教育投入年均增長16.8%,每年壓縮黨政機關行政經費6%用于教育事業發展……教育投入越來越多,資源越來越優質,教育保障力度越來越大,貧困家庭子女學習路徑越來越廣。教育在助推脫貧奔小康方面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截至2018年底,貴州全省學前教育辦學規模已達154.94萬人,學前三年毛入學率達到87%;義務教育在校生為552.57萬人,鞏固率達91%;高中階段辦學規模達148萬人,高中階段毛入學率達88%;高等教育在校生規模達80.46萬人,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36%。高考錄取人數從1977年恢復高考時的6898人增加到2019年的458797人,增長65.51倍。

  貴州,正以前所未有的大魄力、大舉措辦大教育。

  從“有學上”到“上好學”

  “我們學校與安置點就隔著一條馬路,學生走路上學幾分鐘就能到!”貴州省安順市西秀區啟新學校副校長李祥說。

  李祥說的這個學校,是安順市西秀區2017年易地扶貧搬遷工程配套項目學校。走進學校,圖書室、錄播室、音樂室、美術室、學術報告廳應有盡有,物理、化學、生物實驗室配套齊全。目前,學校已開設18個教學班,在校學生814人。通過從基層學校抽調骨干教師、招考事業編制新崗教師,學校現有教職員工53人。不僅滿足了新增學生教學需求,還保證了學校的教學質量。

  據統計,自“十三五”以來,貴州累計統籌中央和省級專項資金270億余元,支持各地新建改擴建幼兒園3800余所、全面改薄項目近3500所、城鎮義務教育學校項目140余所、普通高中項目260余所;累計在安置點所在區域完成新建、改擴建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和幼兒園500余所,新增中小學、幼兒學位13萬余個,努力保障搬遷群眾子女有學上、上好學。2018年,貴州全省88個縣區和貴安新區提前兩年通過國家督導檢查,成為西部地區率先實現縣域內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發展的省份之一,全省各級各地學校(幼兒園)辦學質量明顯提升。

  在國家大力支持下,貴州還實施全面改薄工程和農村寄宿制學校建設,著力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校園環境更加優美怡人,實現農村中小學“校校有食堂、人人吃午餐”目標,農村寄宿制學校基本滿足學生在校寄宿生活需求,全省義務教育學校辦學條件根本性改善。通過教育資金和項目持續向貧困地區特別是深度貧困地區傾斜,使農村學前教育從無到有、由小到大,實現全省所有鄉鎮公辦幼兒園全覆蓋,農村適齡幼兒可就近享受到公益、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

  通過實施“特崗計劃”,做好區域內教師配備工作,縮小農村與城市學校教師數量及教育教學水平差距,讓更多教師扎根農村,留得住、教得好、有發展,不斷提高農村學校辦學質量;通過持續組織教師參加“國培計劃”,不斷提升中小學教師的業務素質和業務能力。截至今年,全省招聘11.38萬名特崗教師,特崗教師占全省義務教育階段教師總數的33.87%。“國培計劃”實施以來獲得中央資金8.33億元,培訓農村教師達78萬人次,實現全省農村教師國家級培訓全覆蓋。通過不斷推進東西部教育扶貧協作,推廣教育“組團式”幫扶模式,提升各級各類學校的辦學質量。

  在控輟保學上,貴州省政府辦公廳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控輟保學提高義務教育鞏固水平的通知》,落實縣級政府控輟保學主體責任:嚴格執行控輟保學政府、教育“雙線”責任制;縣長、局長、鄉鎮長、村委會主任、校長、師長、家長負責制和用“五四”措施,確保學生不輟學不失學。

  在發展特殊教育上,貴州通過特殊學校、隨班就讀和送教上門等方式,保證殘疾兒童能夠及時享受到黨和國家的“學有所教”政策。

  貴州省教育廳黨組成員、廳長鄒聯克說:“盡管貴州在財政上不寬裕,但我們用并不寬裕的財政辦起了大教育,發展了美育教育,教育規模越來越大,辦學質量不斷提升,這使得不少偏遠貧困地區的孩子從‘有學上’到‘上好學’!”

  校校有食堂 人人吃午餐

  2019年9月開學季,20歲的王超來到了貴州裝備制造職業學院。通過建檔立卡貧困學生無障礙入學“綠色通道”,他很快就辦好報名手續。

  王超的家里是畢節市威寧縣石門鄉新合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我父親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常年在外打工,因為沒有知識和技能,他只能做些苦力活,而母親為了照顧我們兄妹三人,一直在家務農。”因為家境貧困,大學曾是王超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他一度感到迷茫和失落。

  在這以前,受益于貴州實施的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王超于2016年進入了貴州省機械工業學校的“威寧班”學習。因為學費全免,再加上各種助學金和勤工儉學的收入,王超不僅順利完成了中職學業,還因為成績優秀和表現突出,獲得了繼續深造的機會。

  貴州是全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很多家庭沒有經濟能力培養“讀書郎”。貴州省委、省政府表態:“決不讓一個學生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這是一個經濟欠發達的省份對困難家庭學子做出的莊嚴承諾。

  2007年,國務院提出建立健全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政策體系后,貴州省委、省政府針對貴州貧困程度深、貧困學生眾多的客觀實際,在各級財政比較困難的情況下,建立了從學前教育到研究生階段覆蓋所有學段的學生資助政策體系。

  2015年,貴州升級學生資助政策,明確提出“不讓一個學生因貧失學,不讓一戶脫貧戶因學返貧”工作目標,打響了教育精準扶貧攻堅戰。當年10月,貴州省委、省政府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農村貧困學生資助 推進教育精準扶貧的實施方案》,明確全省壓縮6%的行政經費用于教育精準扶貧,對就讀普通高中至本科階段的貴州省戶籍農村建檔立卡貧困戶子女,在確保享受原有資助政策的基礎上,新增扶貧專項助學金、免(補助)學費、住宿費、教科書費等資助,使農村貧困學生的“獲得感”顯著增強。

  在學前教育階段,家庭經濟困難兒童不但享有保教費和生活費資助,還可免費享受學前教育兒童營養改善計劃;在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享受免除學雜費、免費提供教科書和補助家庭經濟困難寄宿生生活費政策,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全面實現“校校有食堂、人人吃午餐”;在高中教育階段,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享受國家助學金,中職學生全面免除學費,普通高中則對農村建檔立卡貧困學生、非建檔立卡家庭經濟困難殘疾學生等四類學生免除學費,農村戶籍建檔立卡貧困學生還可享受扶貧專項助學金;在普通高校階段,資助項目包括國家獎學金、國家勵志獎學金、國家助學金、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應征入伍服義務兵役學費補償貸款代償、學費減免及校內“獎、勤、助、補、減”等十多項,如果是農村戶籍建檔立卡貧困學生,還可享受扶貧專項助學金。

  黨的十八大以來,貴州學生資助(含營養改善計劃)資金以平均每年10億元以上的速度增加,累計投入資金634.3億元,受益學生5333萬人次。

  在營養改善計劃實施方面,貴州可謂是工作起步早、成效明顯。

  2012年,貴州啟動實施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當年就投入資金6億元在全省88個縣建成9961個農村中小學食堂并投入使用。2013年以來,全省累計投入營養膳食補助資金187.36億元,每年惠及380萬名農村中小學生和80余萬名農村學前教育兒童,實現營養改善計劃農村學校(幼兒園)全覆蓋,以“校校有食堂、人人吃午餐”為基本特征的“貴州特色”,受到教育部的肯定并在全國推廣。

  來自衛生部門的監測表明:實施營養改善計劃以后,貴州農村學生的身高、體重明顯增加,貧血率和維生素缺乏率明顯下降,孩子們的身心更加健康,學習意愿明顯增強。“營養餐”正變成農村孩子的“幸福餐”。

  “通過持續大力地實施資助政策和營養改善計劃,使得很多貧困家庭學生沒有錢也可以讀書甚至上大學,這為相當大一部分貧困家庭學子解決了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本性問題——扶貧先扶‘智’和‘志’的問題,為貴州與全國同步實現小康奠定了堅實基礎!”貴州省委教育工委副書記、省教育廳黨組書記朱新武說。

  高教職教助脫貧

  2019年夏天,可能是貴州經貿職業技術學院2018級旅游專業學生潘興國過得最開心的一個暑假。

  潘興國早就考取了全國導游資格證書,在學校時就已經進行了多次實景導游訓練。今年暑假,恰逢旅游旺季導游緊缺,他僅通過帶團就掙了一萬元。

  潘興國拿出5000元用于修繕家里的房子,3000元給妹妹交了學費。而余下的2000元,則留給自己買學習用具。

  這是教育助推脫貧的一個生動案例。貴州要與全國同步實現全面小康,任務非常艱巨。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必須在脫貧一線有大作為。

  自2018年6月以來,貴州就以服務農村產業革命“八要素”為基礎,組織實施高校服務農村產業革命項目,打造高校專家團隊、科學研究資源信息庫,組建服務農村產業革命戰略研究院,統籌全省高校全面開展服務農村產業;按照“有國家、省部級重點實驗室(工程研究中心)以及世界一流、國內一流建設學科平臺支撐優先”等原則,從高校上報的276個項目中遴選了100個高校服務農村農業產業科研項目參與全省農業產業革命。目前,這100個高校服務農村產業革命項目,已累計培訓農戶11萬余人次,培訓工業科技骨干和農技人才5萬余人次,帶動地方政府經濟增加受益約5萬余人次,帶動地方政府經濟受益約47億元,新增就業2.7萬余人,帶動4萬多戶農戶脫貧致富;獲得授權專利93項,動植物新產品72個,動植物新品種25個,平臺建設42個,新技術86項,生產線24條。

  在職業教育方面,貴州可謂是另辟蹊徑并取得了很好的發展成就。自2013年起全省實施教育“9+3”計劃以來,在省委、省政府的關心支持下, 本著“職教一人就業一個脫貧一家”工作宗旨,職業教育取得了長足發展,全省各級職業院校培養了大量學得好、留得住、用得上的應用型和技能型人才,為促進全省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和實現后發趕超、決勝全面小康,作出了重要貢獻。

  2015年以來,貴州通過組織省級優質職業院校和“百校扶貧基地”,面向深度貧困地區開辦精準脫貧班,每年招生達萬余人;組建職業院校“校農結合”聯盟,推進聯盟院校在采購貧困地區農產品、貧困生招生培養、產業扶持、農村實用技能培訓、基地建設等方面與貧困地區精準對接;協同開展貧困勞動力全員培訓,實現全省120萬農村建檔立卡貧困戶“1戶1人1技能”全覆蓋,服務深度貧困地區年培訓近10萬人次。

  通過開展職業教育服務“大扶貧、大數據、大生態”戰略行動,緊盯全省12個農村產業革命重點產業、10個千億級工業企業、5個服務業共27個產業實際需求,著力構建職業院校空間布局結構調整和緊扣產業、錯位發展的動態專業體系,全省54所職業院校入駐工業園區辦學,職業教育與區域重點產業匹配度逐年提高,促進“貴州制造”向產業鏈中高端提升。

  統計表明,近兩年,貴州職業院校畢業生在省內就業比例由10年前的30%上升到70%,有的甚至高達98.2%,如貴州建設職業技術學院,年均培養輸送技術技能人才23萬余人。貴州高校服務農村產業革命項目實施以來已累計培訓農戶11萬人次,培訓農業科技骨干和農技人才5萬余人次,極大地提升了培訓對象脫貧致富能力。

  校農結合 一仗多贏

  去年春季,黔南州平塘縣大塘鎮與貴州大學等學校簽訂“校農結合”戰略性合作協議,為兩校供應豬肉、雞蛋、大米、蔬菜等農特產品。協議簽訂后,貴州大學等高校充分利用新光村500畝以上壩區優越條件,制定了產業結構調整方案,將新光村500畝以上壩區建成特色優勢農業高產高效示范區,確保了產銷對接有保障,菜農戶戶有增收。

  如今的新光村,在貴州大學的指導下,建立起了較完整的產銷平臺和網絡,實現需求與生產精準對接,產業結構調整和發展步伐加快,村民們看到了穩步增收的前景。

  貴州全省各級各類學校有食堂近1.8萬個,每天就餐學生有620萬人,每月對農產品的需求量高達10萬噸,價值約10億元。如果能夠把這個需求與一些貧困地區的貧困戶生產有效對接起來,將是相當大規模的精準扶貧脫貧舉動。

  貴州說行動就行動。2017年3月,在黔南民族師范學院等學校成功探索出“校農結合”基本工作經驗基礎上,經貴州省教育廳總結提煉,一項名稱為“校農結合”的學校定向幫扶貧困縣、鄉鎮或村、居的精準扶貧政策最終上升為貴州省委、省政府的一項重要精準扶貧攻堅舉措。

  2017年8月,貴州省教育廳、省商務廳等八部門聯合下發《關于深化“校農結合”工作助推農村產業革命和脫貧攻堅的指導意見》,要求以脫貧攻堅為目標,以農村產業革命為抓手,圍繞學校食堂這一穩定而龐大的農產品消費市場,通過學生營養餐產銷更好對接,促進學生營養餐質量進一步提高。

  在推進“校農結合”工作過程中,貴州鼓勵各地各校結合實際積極探索與實踐,涌現了一些先進經驗與做法,先后形成了黔西南州“貧困戶+合作社+配送中心+學校”模式、西秀區“貧困戶+合作社+購銷平臺+學校”模式、貴州民族大學“菜園子直通菜籃子”模式和黔南民族師范學院“定點采購、產業培扶、基地建設、示范引領”等工作模式。

  2018年,“校農結合”貴州實踐在中國教育扶貧論壇上向全國推廣,多省教育部門前來考察學習,多家中央媒體相繼報道,在全國范圍內產生了很好的反響。

  據貴州省教育廳統計,從2017年秋季學期至2019年6月,貴州全省各級各類學校食堂累計采購農產品總量達122.12萬噸,總金額達83.67億元;“校農結合”帶動了全省近4000個農產品生產基地(合作社)發展,輻射帶動近百萬群眾發展生產。

  “校農結合”有力地助推了貴州的同步全面小康。朱新武認為:“‘校農結合’是一條符合貴州實際的脫貧攻堅新路子,一仗多贏,有效地解決了貧困地區農產品‘規模小’‘銷售難’等問題,讓貧困地區農產品基本實現‘盡產盡銷’,實現了學校后勤有保障、貧困人口有增收、食材質量有提升的多贏局面!”

【編輯:張偉】關閉本頁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辛运28预测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