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傳真:0851-85895987
搜 索
“世界華人攝影師——遇見貴州橋”采風創作活動在貴州舉行
發表時間: 2019年07月02日 19:44 稿件來源:中國新聞網
36.8K
資料圖:航拍建成通車的北盤江大橋。 賀俊怡 攝
資料圖:航拍建成通車的北盤江大橋。 賀俊怡 攝

中新網貴陽7月2日電 (周燕玲 冷桂玉)“如果有可能很想把貴州排在世界前列的高橋都看看。”世界華人攝影聯盟副秘書長、臺灣《旅讀中國》雜志北京辦事處主任朱建輝說,貴州境內的世界級大橋展示了中國智慧和力量。

資料圖:鴨池河大橋。 龔小勇 攝
資料圖:鴨池河大橋。 龔小勇 攝

6月30日至7月4日,2019多彩貴州·第十二屆中國原生態國際攝影大展系列活動“世界華人攝影師——遇見貴州橋”采風創作活動在貴州舉行,世界華人攝影聯盟多名攝影師組團前往貴州多座世界級大橋進行攝影采風。

“世界橋梁看中國,中國橋梁看貴州。”曾多次到訪貴州的朱建輝說,貴州很多世界級大橋都在高速公路上,平時不太方便停下來慢慢欣賞,但每一座橋都有其獨特性,想用自己的鏡頭去發現他們的美。

貴州地處中國西南,地形地貌復雜,數代建設者在貴州打造了類型全、技術復雜、難度大的眾多橋梁,因此貴州有“橋梁博物館”之稱。據統計,世界高橋前100名中,46座在貴州。

資料圖:貴州赫章特大橋。 龔小勇 攝
資料圖:貴州赫章特大橋。 龔小勇 攝

“行駛在高速上,雖然看不到車輪下的橋梁,但看著深邃的山谷,不得不驚嘆大橋建設者的鬼斧神工。”世界華人攝影聯盟成員、天津大學馮驥才文學藝術研究院影像中心主任王曉巖說,很榮幸能站在另外的角度親眼目睹這些大橋是如何跨越天塹的。

1995年,王曉巖第一次來到貴州,“那年我們開車從重慶到貴陽,路上走了整整兩天。”2018年,王曉巖又走同樣的路線,“從重慶到貴陽只用了5個小時,以前難以翻越的大山和溝壑,現在都被涵洞和橋梁貫穿。”

貴州壩陵河特大橋,該橋主跨1088米,全長2237米,橋面至壩陵河水面370米,該橋也是王曉巖最期待的拍攝點。“如趕上有霧的天氣,站在遠處看壩陵河大橋,一定如同仙境,氣勢長虹。”王曉巖說,近距離的欣賞橋梁設計師與建設者的杰作,也感受到了人類征服與改造自然的魄力。

“貴州峽谷溝壑縱橫、切割極深,稍不留意就修成了世界級大橋。”貴州公路工程集團第三分公司副總經理廖萬輝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貴州的橋不是為了世界第一而修建,“要從那里過,就要修高橋”。

資料圖:楠木渡烏江大橋。 賀俊怡 攝
資料圖:楠木渡烏江大橋。 賀俊怡 攝

2018年,貴州畢都高速北盤江大橋和貴黔高速鴨池河大橋雙雙榮獲第35屆古斯塔夫·林德撒爾獎。古斯塔夫·林德撒爾獎是為優秀橋梁工程規范設立的杰出成就獎,評選內容主要包括橋梁的實用性、技術含量、材料改革、外觀設計、與周邊環境的和諧度以及其公眾參與度等。

世界第一座千米級山區鋼桁梁懸索橋壩陵河特大橋、世界第一高橋北盤江大橋……隨著一座座大橋飛架在險惡的山嶺間,從此天塹變通途,并托起了貴州“高速平原”,貴州高速公路總規模在中國各省級行政區第9位。(完)

【編輯:楊茜】關閉本頁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辛运28预测神网